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gaguk · 白嘮嗑

598信,沒有1個想說什么就可以說的地方?!

 
 
 

日志

 
 

飯醉乳記(乳者,小也)  

2010-07-20 15:34:41|  分类: 艸泥大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uyouLan 

    今晚參加一個飯醉活動。地點在蕭記燴麵。

    剛參加飯醉活動歸來。共十人。其中60後,一人,于君。70後,四人。80後,四人。可巧還有一個20歲的90後。四個世代,齊乎了。于君說:“雖然家在本地,我在南方讀書、坐牢、工作…”看來也是烙了八九印的人。

    參加飯醉的,有一位來自海外的年輕客人。林君,生在台北,7歲跟隨在大陸經商的父母來到天津,上完共產黨的小學中學,到加拿大讀書。這次暑假,他先到大陸各地遊歷,才返台。我問他怎麼洗掉共黨的灌輸。他說到海外才逐漸克服。中小學也被洗腦。

    今晚的飯醉,談了不少“黨內民主”的話題。這主要是60後的大仔的看法。大仔分析形勢很有見地。只是他寄希望于“黨內民主”帶動國家民主,甚至對一些人有寄望,我皆不滿意。我問他,民間可以做什麽。我總結他的意見,那就是:等。沒有辦法。

    我對大仔不夠瞭解。但據今晚的飯醉所觀察,或許在八九一代中有一定的代表性。一些人看的明白,但具有深深的無力感。我說他可能真正右派(支持党國、支持資本主義)。相比而言,更新世代如70後、80後的還是要有銳氣的多。

    我覺得大仔一方面悲觀,一方面又盲目樂觀。悲觀在認為民間根本沒有什麽力量,寄希望黨內爭權奪利鬥爭所形成的“平衡”,他認為這是黨內民主。盲目樂觀則在於,他認為中國難免崩潰,中共在“黨內民主”基礎上難免隨之崩解。

    台灣的林君(22歲),七歲以來在大陸上小學中學,從小也被一視同仁施以黨化教育。林君也入了少先隊,還提交了入共青團申請。小林說他小學時,思想品德課許多東西不明白,如共產黨黨旗什麽的。回家問父母,也不懂。寫作業便很慢。

    大仔說95%的精英都在黨內。一同飯醉的就戲問他:“我們呢?”大仔說:“你們是5%。”大仔後來給了大家不少忠告,熱愛本職工作享受生活等,不要想著當大官、干大事。我問:“入黨呢?既然精英都薈萃在黨內。”又曰:“老兄講得好黨課!”

    十人飯醉集團,據調查,購買或其他方式閱讀或瞭解《獨唱團》的大概有四五位。80後的高君說《獨唱團》定位為文藝讀物,但文學性是缺乏的。主要還是拐彎抹角表達一些東西。

    介紹時,某兄開玩笑道:“這是藍某。泛藍的藍。”我正色道:“藍字非取意泛藍。”"哈哈,怕和泛藍掛鉤。"“也不是。我只是說原意。”

    總結發言時,我說:“黨內民主和國家民主並無必然關係。台灣的國民黨直選主席晚於直選總統。日本自民黨的派系平衡,也不能說是黨內民主,更不是這所謂黨內民主推出了日本的民主。而在中國,黨內民主則是中共的謊言,完全不可信。”

    不能寄希望黨內民主、黨主立憲。黨的內鬥分裂是樂見的,可以利用的,但民間并不像大仔說的這樣只能等:等天下大亂,等黨內比較健康的力量占主導,推動革新。民間要有也可以發展出自己的力量。

    有個朋友現在拜到朱學勤先生門下讀博士。大家開玩笑:“你老師事發了啊。”此兄多次附和大仔,但我認為存在創造性的誤讀。當然也有別的可能。我覺得他是比較右的自由派。

    有幾位朋友對國民黨、對孫中山、對三民主義、對中華民國(台灣)寄予很大希望。但在程度上亦頗有差別。

    可想而知,任何飯醉活動,實際情形大都有許多精彩的即興內容,可說可聽,但未必適宜公諸於眾。總而言之,劉賢斌先生說過的,“多交友”。很對。
     
    --
    心随境转是烦恼
    放下烦恼即菩提
  评论这张
 
阅读(16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