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gaguk · 白嘮嗑

598信,沒有1個想說什么就可以說的地方?!

 
 
 

日志

 
 

疑似青年報記者在玉樹現場的博客報導  

2010-04-21 16:59:21|  分类: 青海玉樹地震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藏族司机:不要跟我说谢谢

 

在玉树灾区,交通费这一项是最节省的。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的很多同行都是包车来穿梭于机场和结古镇之间的。而我却总能遇到免费的搭车。这些司机都是藏族人,当我向他们表示感谢时,他们说:“你不要跟我说谢谢,你们到这里来帮助我们,我们还要谢谢你们。”

 

争着给钱

在最后一次搭车时,我们还是给了司机钱。这个车属于兄弟俩,弟弟刚上小学,他们的弟和妹在地震中死了,父母在西宁。从结古镇到禅古镇,我们搭了他们十多公里的路。后来,小溪掏钱给他们,而我也不好意思让他独掏,本来想给小溪,再一想,给小溪不如直接给这哥俩,他也不缺这点钱,而我把钱拿出来也不能搁回去。更何况这哥俩让我们都觉得心里很难受,于是我们每个人都给了他们路费。而他们对我们感谢万分,更让我们心里难受。

 

“我们要赶快离开”

 

结古镇上终于出现小摊。但是摊主说他们卖的都是从自己小店废墟里抢救出来的。他们卖点钱后就马上离开这里。“没人管我们,救灾物资都发给藏民,我们都落不到,也不敢跟藏族人争夺,他们太能抢了,斗不过他们”,一位摊主说。而又一位杂货铺的老板说一个商家斗胆开业,“刚开业就被抢光了”。

 

发放的无序

 

物资发放的无序是这里最大的问题。大量受灾人员无法拿到帐篷,而有的人则可以多次去领救济物资。同时,大量救援物资被搁置,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及时处理。而且发放缺少审计,我在采访玉树县一个副县长时,他说前期太忙考虑不了那么多,后面会做调查、审计等这些工作。

 

致命的交通

物资发不下去的一个很大原因是交通。当地政府的一个失误是把所有的救援车辆都弄到了玉树州里。而结古镇里只有横竖两条主要马路,上下两车道。居民的自驾车和摩托车很多,据说平时就很拥堵。

    而现在,大量的大货车、急救车同时涌入,这个镇的交通基本瘫痪。再加上镇上空场的地方都做了安置点,没有地停放救援物资的大货车,也没地容纳这些物资,所以拖延了救援物品的发放。

    我们都认为政府应该在玉树机场周边设立物资搁放地,有一个周转。因为机场那里空地多,又没有受灾,非常安全。实际上,现在包括机场到玉树的唯一的一条公路(还没修好)都特别的拥堵。

 

外地的救援志愿者数量要适度

      一名当地政府的干部抱怨得非常有道理:要是有组织的民间救援志愿团队到这里,我们非常欢迎,因为他们能够自己管理,但是很多单独的志愿者也号称过来救援,但是找我们说要我们提供食宿,本来物资有限,工作又忙,还要“救援”这些志愿者,到底谁救援谁?

       有一个叫什么越野摩托救援队的吧——我也不知道是救援队还是就一两个人——我就觉得很别扭。开着那种两轮的越野摩托车,戴着头盔,车上写着救援什么的,是挺酷的,但我就不明白他们怎么就人:开个摩托车救?那个摩托能干什么?除了炸眼以外,什么也都做不了啊。

     救援者的心态也是一个问题。记得在汶川地震后,我回访什邡时就提过这个。我采访蓝天救援队,我甚至都是用诱导性问题来提问的。我说你们第一次救援没找到人就被迫离开了,是不是心里特别不心甘情愿。结果,旁边一个救援者立刻就批我:你这个记者怎么这么说话,我们离开那里是没办法……态度之强硬,心态之高高在上,无法形容,我先忍了。

      这是另一个队员从前面过来,好像我挡了他道,冲我毫不客气的高吼:让开!我又忍了。我又问一个问题:你们现在救出多少逝者还有活者……我这个问题还没问完,还是刚才那个队员又开始教训我,“你们记者不要认为只有救出活的……”本人一拍手机,说了句:采访结束,再见。

      在这个营地里,我立刻给编辑打电话:蓝天救援我不做了,我不会采访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实际上,在一些救援志愿者心中,总有一种“救世主”的心态,他们不能被质疑,不能被批评,甚至像我问的这种最简单的问题,只要他们认为不合适就不成。

      同时,他们总是去批评记者碍事,认为政府部门不作为,但实际上他们的观点只是建立在就他们眼前的那摊子东西。应当说政府部门是有问题,一些记者在救援现场或者对受灾人民的采访存在着问题,但是整体来说政府部门是在努力的做着——他们不敢不做,而记者们也在辛苦的用努力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的情况——这些志愿者总是以为只有他们再为灾区人民做着贡献。

     这种心态高的志愿者主要都是有点知识的小白领,而像来自唐山的那些农民志愿者就是那里低调的做事,他们知道他们来灾区到底是为什么。

      实际上,我一直有个观点:并不是你到灾区救援或者捐款就是为灾区献爱心,有作为;只要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一颗爱人之心就足够了。坦率的说,在一些到灾区献爱心的人中,我感受到的更多是他们把献爱心当成了一种“自恋”的方式。

 

活佛帮助救援者协调

      我采访当地最大的活佛,也是州政协副主席。这个活佛在地震后第一时间下到村落做调查,特别是去水库查看。他儿子也受伤了,送到了西宁。1基金去灾区后,活佛一直帮着协调各种事情,包括物资车辆的交通以及物品发放。

“普度众生,为人民服务”,这个活佛跟我说。

      在这次救援中,喇嘛其实充当了前头兵,特别是抬运死尸。因为当地的宗教习俗,喇嘛就是负责处理死者的。3000喇嘛从周边赶来,街头全是喇嘛。有的藏民甚至认为喇嘛比解放军做的还勇敢,在最危险的地方出现的往往是喇嘛。

      同时,喇嘛24小时的在街头设立了打粥点,给行人送水、酥油茶和酥油粥之类的,并且设棚超度亡魂。另外,喇嘛们常常开着车在街头给人们投放食品和矿泉水。

 

可怜的王晓溪和郝小羿

    他俩是14日当天到那里的,基本达到没的吃没地睡的境界。开始好像是露宿街头,后来说有帐篷了,但一醒来发现自己都不知道睡到哪了——被挤的。而且最初他们只能吃干方便面,连水都没有。

     后方编辑让我给他们带些物资,当时我已经跟着999在路上了,只能买些饼干,香肠之类的东西。不过后来条件逐渐改善。    他俩始终倍受高原反应的煎熬,这成了我嘲笑他们的法器。

 

好心的赵婷婷

     这位美女临来前在一两个小时内购买了大量被子、军大衣、暖壶、食品,目的是给我们做补给,因为当地昼夜温差大,晚上零下摄氏度。但等她来到时,我们都已经离开灾区了,这些东西只能捐献给灾民了。而且现在就她一个女孩子在灾区,的确让人不放心,她还要照顾同行团队的那些高原反应强烈者。

 

吃到了迄今为止最香的苹果

    在灾区一周的时间,包括路上,始终吃不到蔬菜和水果,主要就是面包、馒头、罐头,喝的就是矿泉水。在最后一天,我们采访多民族工人救援队时,在那个工程队的工程部里吃到了摊鸡蛋、苹果、茄子,因为那里没受影响,这些食品是从西宁总部送来的。后来我们晚上睡在那里,7天后第一次在正经的床上睡觉。

 

“睡得真香 值磨牙”

    我开始和999一起住在帐篷里,在玉树机场。同住的一哥们说:“你昨天睡得真香,还直磨牙。”我说:“那是冻的,我一个劲儿控制自己别磕牙,但不成,太冷了。”那个帐篷,可能是安的问题,很多地方透风,而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床被子。开始我以为只有我冷,结果一问,所有人都没睡好,一夜醒着。

     第二天我们就在机场里打地铺,因为那里有暖器。没想到12点以后,暖器就停了,再加上机场不关灯,更难受。

 

楼房塌的少 平房塌的多

这次坍塌的建筑物里,主要的是平房,楼房虽然损坏的严重,但是塌得并不是很多。在学校里,在楼房里的学生活命得远远多于在平房里的。原因是:倒塌的平房地基浅,是砖土木结构,这是当地居民自建的,也是建筑的主要特色;而那些钢筋水泥的楼则非常结实。这跟汶川地震暴露的建筑问题明显不一样。

 

死难者的原因:窒息和冻死

虽然死难者的原因官方没有说法,但是很多人,无论灾民还是救援者都说这些死难者主要不是被砸死的,而是因为土木结构的房子倒塌后产生了大量的烟尘,很多人窒息而死。再有当地晚上气温太低,被困的人不及时救出来就会被冻死,所以这次地震的生命奇迹不如汶川地震。

 

当地藏民看地震:破坏生态是原因

      活佛说当初他们反对在这里建水库、水坝,认为破坏环境,对当地会构成威胁。一个藏民司机说许多汉民到周边的山上开矿,采金,而这些山上都有喇嘛庙,这种破坏造成了地震。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